首 页

资讯中心

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学院新闻 >

吴兆麟:回顾从教四十四年的感受和体会

发布时间:2015-03-31 17:01:41

 【编者按】三十年光阴磨一剑,三十年身心献杏坛,“从教三十年”是教师生涯的一个光荣里程碑。为了弘扬教龄满30年教师教书育人的高尚品格,同时将他们的从教经历作为一笔宝贵财富留给学校、留给年轻教师,人事处教师发展中心与本网联合推出《师路心语》专栏,近期将陆续刊发教龄满30年教师的感悟文章,以飨读者。为师路上有您相伴,为师路上有来自您内心的真情言语,让我们在跳跃的文字间感受学校的发展,领悟教师的责任,体会育人的幸福。
  

 

座右铭: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知足者常乐,有志者事成。

  早在中小学时期,我就喜欢阅读航海科普读物,并受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培养新中国海员为主题的彩色故事片《乘风破浪》的影响,热爱海洋,憧憬航海。在我1965年考进大连海运学院海洋船舶驾驶专业学习的五年期间,第二个学期到校实习船“红专轮”认识实习四个多月,最后一个学期又到上海海运局沿海运输船舶“战斗58”轮毕业实习四个多月,切身体会了船上生活并了解了海员职业,坚定了立志航海的决心。1970年7月毕业分配工作时,因当年各远洋运输公司无需求计划,我填报的毕业志愿是到上海海运局船上工作。然而,学校要求我服从分配,留校任教。这样一来,我就没有实现当远洋船长的梦想而成为母校的一名航海专业教师,至今已从教四十四年整。
  在我留校任教初期,航海系的杨守仁、王逢辰、蒋维清等老教师对我非常关心,认真培养,热情帮助,不但使我掌握了航海专业知识,并使我懂得了如何“教书育人”,怎样当一名合格的大学教师。在我1982年至1984年英国公派留学两年期间,我的进修导师Cockcroft船长和系主任Kemp教授对我专业视野的拓宽、科研能力的增强和学术水平的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在撰写此文时,我首先要感恩那些在不同时期和不同方面用不同方式关心、培养和帮助过我的国内外老师们。
  回顾从教四十四年的漫长经历,我有不少感受和体会。
  首先,大学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作为大学教师,师德是第一位的。人们常说,不学无术会误人子弟,其实师德不好更会误人子弟。学生敬仰老师,常以老师为楷模。教师不严谨治学,学生就难以刻苦学习;教师不努力进取,学生就难以积极向上;教师胸怀不宽阔,学生就难有良好心态。我近几年常说,“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这似乎有些绝对,但想强调的是老师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影响非常大,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近些年来,社会上常常批评校风不正,老师们也常常批评学风不好。溯本清源,就不禁想到:一些大学领导行为不端败坏了学校的校风;一些大学老师学术不端带坏了学生的学风。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求学生做到的,老师应该首先做到。要求学生不要做的,老师应该首先不要做。这就是以身作则、为人师表、身教重于言教的师德。现在社会大环境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大学教师不应随波逐流,而应洁身自好,为学生做出表率。
  其次,作为大学教师,一定要热爱教师职业,以教书育人和学术研究为己任,专心致志地履行教师的职责。现在有一些大学教师不甘心踏踏实实地做好教学和科研工作,而是花费心思争当院长、当处长、当校长,这一不良风气受到校内外有识人士的批评。我的看法是,大学教师并不是不能“当官”。在尚不能改变教师职务和领导职务“双肩挑”的情况下,少数德才兼备的老师走上学校各级党政领导岗位,在更大更高的平台上施展自己的才能为学校发展效力,是符合客观需要的。但是,许多大学教师都将“当官”作为一种梦想和追求,那就不好了。原清华大学梅贻琦校长说,“所谓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现在大学不缺“大楼”,也不缺领导,缺的是“大师”,我校亦是如此。2005年钱学森感叹“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与学有专长且颇具发展潜力的大学教师热衷于“当官”不无关系。因此,我觉得,甘心当一辈子辛勤培养学生的“园丁”,情愿做一辈子潜心于学术研究和科技创新的学者,应该成为大学教师的首选。
  再次,大学教师应该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广阔胸怀和奉献精神,不应过分看重名利。教师被誉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应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不能学风浮躁,不要急功近利,兢兢业业地做好教师本职工作,培养一届又一届高素质和高层次的专门人才,创造一批又一批高质量和高水平的科技成果。近为国家各行各业的可持续发展,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努力做出自己的一份奉献。“教书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随着国家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大学教师的经济收入已不断增加。在现今情况下,一些大学教师还在接受工作任务时计较“算不算工作量”,甚至于想方设法多算教学工作量和多得科研酬金,这显然就过分了。人生价值在于对人民对社会的贡献,而不在于索取和占有。希望宋代岳飞“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的感叹,能为现代大学教师淡泊名利,甘于奉献有所启示。
  还有,我觉得,大学教师在学业上要积极进取,而不要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在遇到挫折和失败时要正确面对,不要垂头丧气、怨天尤人。现以大学教师特别关注的职称评定为例,与大家分享我的经历和感受。1981年申报讲师职称,因“还轮不到这一届毕业生”未予考虑。1982年再次申报,因“待其回国后再考虑提职”未予考虑。1984年我回国后,因国家暂时“冻结”职称评定工作而无法申报。1986年我第三次申报讲师职称,交通部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认为我的学术业绩突出,破格越级评定我为副教授。1989年航海系和学校领导支持我破格参评教授未成功,而到1991年我任副教授满五年就顺利地评上了教授。由此看来,欲速不达,水到渠成,颇有道理。
  最后,我觉得,大学教师在学业进取和奋斗目标上应实事求是、量力而行,不要追求不切实际的目标,自寻不必要的烦恼。拿破仑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其真实内涵是鼓励士兵积极向上而不是要求士兵争当元帅。如果错误地推而广之,说“不想当总理或部长的公务员不是好公务员”,“不想当厂长或总经理的员工不是好员工”,“不想当校长或院士的教师不是好教师”,那整个社会就乱套了。1997年和1999年我曾两次被交通部和中国航海学会推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可惜两次都未通过评审。在我2004年初退出校长岗位后,时任交通部部长张春贤嘱咐我继续努力争取当中国工程院院士。我深知我从事的学术研究特点是技术、法律和管理相结合,偏重应用和运行,不符合我国工程院院士的评审条件,便毅然放弃了这一努力目标。虽然觉得有点遗憾,但也并未太看重此事,因为我明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放弃,其实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人生最大的痛苦是追求追求不到或不应追求的东西,平平凡凡才是真。当一辈子合格的大学教师,应当无愧无悔。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说过:“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从教四十四年,我给数以万计的学生和学员上过课,培养出一百多名研究生,其中许多人已成为我国海运业和海事界的领导者或业务骨干,可谓“桃李满天下”了。我校创办全国第一个航政管理本科专业,我校设立全国第一个航海技术博士学位授权点和全国唯一的海上交通工程博士学位授权点,我校航海技术学科列入国家级重点建设学科,我校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行列,都包含着自己的一份奉献和努力。与此同时,我在教学科研工作中取得了较为突出的业绩,因而可以退休时欣慰地说“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承蒙领导的信任,学校决定让我延迟退休。我不像曹操那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也不像诸葛亮那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要像常人一样“站好最后一班岗”,在剩下的两年多时间里善始善终地做完大学教师的本职工作。
  长江后浪推前浪,未来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愿我校一代又一代教师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不断创造大连海事大学的美好未来。


  【师者小传】

  吴兆麟,男,1947年1月出生,江苏盐城人,曾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1965年至1970年在大连海运学院(1994年更名为大连海事大学)航海系海洋船舶驾驶专业学习,1982年3月至1984年4月在英国伦敦城理工学院作访问学者,1992年3月至11月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海运学院作高级访问学者。1991年7月任教授,1993年12月任博士生导师,曾兼任国际海事组织STCW公约专家顾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交通运输工程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航海学会副理事长等,现兼任中国交通教育研究会会长、中国海事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40多年来致力于航海技术和海事管理学科专业的教学科研,并从事航海教育和海上交通安全研究。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和会议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主持完成国家及省部级科研课题20余项,指导培养出硕士生和博士生100余名。研究成果获国家教学成果奖3项、交通部和辽宁省科技进步奖5项、中国航海学会科技进步奖2项。曾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回国留学人员、全国交通系统劳动模范、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全国优秀教师、辽宁省优秀专家、大连市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称号。另获中国海员工会“金锚奖”、中国航海日组委会“航海文化贡献奖”等奖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Copyright:大连海事大学航海学院 (2014) Navigation College of Dalian Maritime University
地址:大连市凌海路1号 邮编:116026